从巅峰到“三大皆空”,中国女足未来何去何从?

安徽文体网 2023-11-02

在奥运会预选赛的关键战中1:1憾平韩国女足,当1日晚终场哨响的那一刻,中国女足“靴子落地”——无缘巴黎奥运会。

比较了解中国女足的人,或许已经提前做好了心理准备,但还是免不了留有一丝美好的幻想:万一呢?

面对总是在决战中狭路相逢的宿敌韩国队,这一次留给中国女足的没有惊喜,没有狂欢,只有面对现实。

中国女足世界杯小组出局之后,从不理想的杭州亚运之旅,到如今彻底宣告无缘巴黎奥运会,这或许不太算意料之外的结果。

即使过了韩国队这关,到了奥预赛最终阶段面对日本女足或澳大利亚女足,中国女足将要面临的命运,其实大概率和如今一样。 基金新闻网

惊喜不再

从上届奥预赛最后的决战,到去年亚洲杯决赛,中国女足总能在背水一战时与韩国女足相遇,而胜利的一方总是中国女足。

1日晚的这场对决,对于双方又是“华山一条路”——只有胜者才能晋级下一阶段,对巴黎奥运会门票展开最后争夺。

前两轮1胜1负的中国女足在形势上更为严峻。即使赢下韩国队,中国女足也要与稍晚结束比赛的乌兹别克斯坦队比拼净胜球。

客观来说,与韩国队的比赛,是中国女足这3场奥预赛中踢得最好的一场,比以往多创造了不少绝对机会。

在对手先攻入一球的情况下,重回锋线的王珊珊扳平比分。但最终,中国女足没有复刻以往逆转绝杀的“戏码”,未能带来惊喜。1:1的结果,让两队双双无缘巴黎奥运会。

其实中国女足也有绝杀逆转的机会,可惜闫锦锦禁区内近在咫尺的射门稍稍踢偏。

时也,命也。也不能说中国女足运气不好,对手上半场末段曾经在差不多的位置上击中立柱,不然中国女足早就陷入落后局面。

三大皆空

奥预赛之后,中国女足本年度的三项大赛任务全部结束。

从世界杯首次小组出局,到不理想的杭州亚运之旅,再到如今无缘巴黎奥运会,中国女足的表现难言令球迷满意。 社会新闻网

当然,受客观实力影响,即使发挥出理想水平,中国女足打进奥运会的可能性也不算大。至于从世界杯小组出线和杭州亚运会夺得金牌,同样没有十足的把握。

外界的不满,更多还是针对过程上的颓势。

比如面对实力一般的泰国队,中国女足竟然无法在前场打出流畅的传导;遭遇实力稍强于自己的朝鲜队,竟然全场大部分时间处于极度被动,能够与对手有来有往的时间十分有限;杭州亚运会上对阵日本队,上半场就被以年轻球员出战的对手,用近乎相同的方式打出4:1的比分。

彻底无缘奥运会后,中国女足主帅水庆霞表示,很抱歉没能拿下比赛,这也意味着无法在后续的比赛里实现目标。

“从今年年初到现在,大家都在奋斗,有高光时刻,也有看到差距和不足。我们每天都在努力去调整和改变,但可能改变不够快、不够好。我觉得球员们都尽力了,也感谢我的团队。”

何去何从

从带领中国女足在低谷中逆境绽放,时隔16年拿下亚洲杯冠军,到如今无缘奥运会,水庆霞与中国女足急速“坠落”。

就在与韩国队比赛当日,水庆霞当选亚足联2022年度最佳女足教练。但一年过去,中国女足已经发生了太多变化。

无缘巴黎奥运会之后,中国女足面临未来两年没有国际大赛可踢的局面。 杭州旅游交通网

当然,任何事情都有两面。虽然无缘大赛,但如果坚持鼓励球员留洋,坚持办好我们自己的女超联赛,鼓励更多孩子走上绿茵场,那中国女足这两年就没有被浪费。

只害怕中国女足还是在原地打转,进一步被世界女足发展潮流落下。

国家队的建设也不能被忽视。王珊珊、张睿等一批老将已经为中国女足拼尽了最后一丝力气,未来更新换代需要提上日程。从杭州亚运会到奥预赛,已经能看到这方面的趋势。

除此之外,中国女足教练组的配置也需要优化:比如是否需要在一些核心位置,引进更多国外优秀教练,给水庆霞更多有效辅助,在训练和比赛中激发出球员们的最高水平;抑或换帅,重新来过。

对于中国足协来说,确实需要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进行全面考量,并作出决定。

谈及自己的未来,水庆霞赛后没有给出明确答案,只是表示“不太好说”。但无论如何,她希望中国女足的姑娘们能够越来越好,真正在足球场上享受快乐。

中国女足需要痛定思痛,不然在2年、5年以后,类似的局面会循环往复出现。对于中国球迷而言,这熟悉的场面,才是最令人痛苦的。

据中国新闻网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xzoomx.com/349467.html 安徽文体网

分享到:
  • 相关文章
  • 最新文章
  • 推荐文章
上一篇:暂无
下一篇:暂无
友情链接: 永州律师 杭州工伤律师 亳州律师 西安合同律师 西安公司法律师 西安交通律师 武汉离婚律师网 苏州公司法律师 杭州劳动纠纷律师 杭州房产纠纷律师 杭州律师费用 杭州离婚财产纠纷律师 葫芦岛律师 双鸭山律师 湖州律师 宣城律师 潍坊律师 驻马店律师 黄石律师 咸宁律师 达州律师 金昌律师 酒泉律师 陇南律师 海西律师 长春律师 淮安律师 杭州离婚谈判律师 杭州建筑工程律师 上栗县律师